車廝
Jan 31, 2017

無差別美車私選第四章 每個時代都有不可方物的美好

很多人說美醜無絕對,事實上在這樣一個辯證的年代,又有什麼事情找得出絕對?於是乎我們企劃了這個編輯私選史上最美車款的專題,或許你也可以自己想出一套車單,然後看看我們這幾隻號稱專業汽車編輯的美感是不是也不過爾爾...

 

對於車,只要看得多了人人都有一套見解,有人覺得新車就是好,搞不懂竭盡心力豢養那些破銅爛鐵到底有什麼重要;也有人就是喜歡老車的美妙,對於新車怎樣都提不起勁道。個人對於這部分相對是較為持平的,老車有老車的神髓,新車卻有新車的享受,不過若是提及設計部份,那顯然新車是絕對跟不上老車步調的,原因出在模組化以及集團化時期大約1990年代以前,比起營利事業,許多中小型汽車製造商更像是手工藝品展場,是能夠讓設計師與工程師盡情揮灑創意的地方,再加上空氣力學、材料力學與結構學尚未走到如今這個迫近真理的胡同裡,環保意識與安全法規也猶仍處於懵懂,就連幾個大師也在此時走路有風起來,這個區段裡汽車設計可說是百家爭鳴,美學自是無處不盛開。

好的,引言說完,接下來就開始話說從頭,一起看看我個人覺得汽車史上最令人驚豔的幾個設計,先說明一下,因為美好的車輛實在太多,在此只能列舉少許野人獻曝,哪天又想到什麼漏網之魚,或許再來寫個「最美車Part.2」也說不定。

 

1934 Mercedes-Benz W25(Silver Arrow)

 

在1934年German GP開賽前,賽會通過一條新的規範:車重必須低於750公斤,恰好就是超出一點點的Mercedes-Benz W25工程師於是決定刨除賽車表面的漆面,用以減輕達成標準,而這輛流露出金屬閃亮原色的賽車,不僅隨即獲致傲人的成績,同時也以「Silver Arrow」的暱稱享譽全球,而這正是筆者認為足可成為最美汽車的原因。

當然除了表面處理,W25在當時風行的雪茄式車身之外,也以諸多優美設計擄獲人心,像是貼齊車身至車尾的排氣管,或是同樣考量空氣力學的輪軸外蓋都是例證,而從W25開始,銀色也就成為Mercedes-Benz的代表車色,Silver Arrow的名號因此得以永續流傳。

 

 

1952 Mercedes-Benz 300 SL

 

1952年,Mercedes-Benz繼續再接再厲於頂級賽事之中,而繼納粹之後打算用以征服全球的,則為擁有圓潤身形的300 SL Racing Sports Car,至於照片所示的量產版本300 SL為1954年開始生產,鷗翼式的上掀車門搭配玲瓏有致的車身輪廓,簡直性感到令人難以自抑,就算是敞篷版本取消別出心裁的車門設計,也一點無損300 SL在車迷心中的地位。

 

 

1960 Aston Martin DB4 Zagato

 

提及全球最美的車,那英國車...更精確點說是Aston Martin怎麼能夠不名列榜上?特別是這輛DB4 Zagato還是輛英義混血的極致藝術品,當英國的跑車名門Aston Martin遇上義大利的設計巨擘Zagato之後,所成就的便是兼具優雅與動感的動人身形,而這樣的特質在往後所有Aston Martin與Zagato的合作成品上也依舊清晰可見。

 

 

1971 BMW E9 3.0 CS

 

近來在台灣掀起追車熱的BMW 3.0 CS,當然也是位值得一看再看的美熟女,修長的身形配上簡潔的線條,由此確立起BMW接著幾十年的鯊魚頭王朝,甚至隨後同樣引人入勝的6 Series,也完整延續E9的風格,繼續成為令全車車迷茶不思飯不想的窈窕辣女。

 

 

1974 Lamborghini Countach

 

在80年代,每個小男孩房間牆上不是掛著Ferrari Testarossa的海報,否則肯定是Lamborghini Countach,特別是裝上空力套件與巨大尾翼張牙舞爪的LP 500,那種直線角度誇張彷彿太空戰機卻又肌里賁張的魄力,直至今日看依舊扣人心弦,也因此成為Lamborghini的招牌設計風格,甚至影響了80年代以直線為主的汽車設計趨勢,就算目前當紅的Aventardor或者Huracan,也同樣找得到神似的精髓。

 

 

1996 Alfa Romeo 156

 

講了那麼多,會覺得都盡介紹些高不可攀的拍賣會等級臻品嗎?來來來接下來將是一輛只需花你十幾萬元便唾手可得的美車,那就是1996年問世的Alfa Romeo 156,這款D Segment房車儘管維持四門設定,但在設計師完美的巧手下卻能將後門隱形起來,加上流暢的線條後,因此帶來彷彿雙門跑車般的俐落與動感,而漂亮的車頭與車尾設計同樣引人入勝,至今看同樣不顯老態,甚至比起許多新車還要優雅漂亮許多。

 

 

2004 Maserati Quattroporte

 

當然個人覺得美豔的房車可不只有156,於2004年面世的Maserati Quattroporte正是個例子,同樣修長優雅的車體,配上宛如雅典神廟般莊嚴卻也因此華美的細節構成,不僅帶領起隨後豪華品牌的四門Coupe風潮,當然也成為殿堂級的房車設計產品。

 

 

2016 Aston Martin DB11

 

不要說我們只看經典車不說新車,今年日內瓦車展發表的Aston Martin DB11當然也美到令人口水直流,採取新世代家族慣用的流線身形,配上延續過往絕對紳士且典雅的優美設計,每一世代的DB既然都將成為後市流傳的經典,憑什麼理由DB11就不夠格成為殿堂級設計作品?

 

 

有美的當然就有醜的...

 

當然,這世上有好的便有壞的,既然有最美的車肯定就有最醜的車,對於個人來說,美都可以定義了醜當然也相當容易歸納,像是過度刻意雕琢不知所謂的設計就很容易成為醜設計,這部分以Toyota與Lexus近期部分新車發揮得最為淋漓盡致,包括最新Prius以及IS、NX等車系都是如此。

其次,在90年代末期00年代初期,台灣汽車市場上也出現了不少自以為懂得消費者心理而將原本設計搞得醜不拉嘰的設計,像是Ford Mondeo M2000或是Mitsubishi Lancer(Global Lancer之前尚未小改款車型),都快要可以站上筆者心目中醜車排行前幾名的位置,至於過往許多古怪的設計,經過時間的淬煉後證明許多都成為極具特色的設計典範,所以現在有些人會覺得Toyota Sienta不好看,或許過幾年後國際車壇可以還它一個清白!